邹维高律师
  • 法律咨询热线:
  • 133-9191-9102
  •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
  • $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动态  > 律师资讯

北京刑事辩护律师的6条法则

来源:www.bjhailei.cn 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14日
刑事辩护,方法论先行,辩护人若没有方法论犹如司机没有方向感,兜兜转转,极易迷路……且行且思,在执业过程中,不断汲取经验、教训,不断思悟、提炼,从大量的辩护现象中提炼中国本土的辩护精髓、智慧,从类案中归纳扎根于中国本土的辩护方法论,以期能够为行业沉淀一些自己的思考,照亮后来者前行的路
刑事辩护,只有动笔写——撰文,才能丈量自己思维的长度,唯有开口讲——演讲,才能测算自己思维的深度,横纵坐标延伸交错的点,才是自己的精准定位,如此反复自我审视、批判、修正,才能不断超越,犹如电脑的软件系统方能不断升级、升级、在升级……
辩护人,生怕在辩护舒适区中被自动化了,周而复始,不断蜕化;辩护人,生怕在辩护盲区中被自恋化了,自娱自乐,不断僵化……以镜为鉴,北京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在此分享半月思悟——刑事辩护6条黄金法则,供同仁、朋友斧正:
法则一:细节切片——把不可能变为可能

当前中国“客观证据”优先的侦查模式,每个刑事案件经过公安侦查、检察院审查起诉、法院依法判决三道司法过滤器的层层审查,无罪辩护可谓“凤毛麟角”。因此,家属的这段人生厚重、惊险又充满挑战……需要辩护人运用法律技术回顾、重建、演绎——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,如斯,需要辩护人拆解、细分、穷尽思索极致,然后逐一排列事实细节切片,从中打捞那几片“夹缝中”的闪烁着微光的切片提交给法官,用论证展现“法之温暖”,辩护人让看似不可能变成可能,辩护人让绝对不可能有所动摇,让家属感受到“法之温暖与自由之曙光”。这就宛若坚硬的路面看似坚不可摧,小草不也竭尽全力演化了生命奇迹——破土而出!

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

法则二: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
某抢劫案,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嫌疑人在看守所被羁押4年,案件2次发回重审,依然没有个定论,我依法接受委托前往看守所会见家属,其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“田律师,请您说一说我这个案子的靶心在哪里?我见过11个律师了……”精准分析论证完毕,家属说了第二句话“田律师,请依法为我辩护,有些律师真的不如我专业,因为我在看守所4年背诵了所有的《刑法》条文,《刑诉法》条文,相当于读了一个研究生。我这辈子就是要申诉到最高人民法院,也要伸冤,请田律师全力救赎,拜托了。”
夜深,我反复琢磨此“悬疑、疑难案件”家属的话语,其实高手不是“反复做一件事”就可以锻造、修炼的,要不然天天打麻将的人估计可以“破吉尼斯纪录”,真正的高手是在反复做一件事的基础上“反复琢磨、提炼、孕育方法论”,同一件事琢磨出3种、5种方法论,此乃锻造高手的进阶之路,犹如只要学会查字典的方法即可,没必要全部记忆中华大字典……如此案,他见过11个律师,必然有重复的辩护策略和方案,我若制定的辩护策略和方案、提出的辩护突破口都是与以前的律师相类似的,必然无法说服家属,又谈何有效辩护?
法则三:先入为主——司法妄想病
某案开庭,同案犯辩护人提出13大疑点,被法官打断6次,法官说“辩护人,你这都是猜测,请拿证据来……”“辩护人:我这属于合理怀疑……”庭后,对此法庭现象剖解如下:合理怀疑与无端猜测乃孪生兄弟,但二者有实质区别。一切合理怀疑都是建立在证据基础之上的,没有证据或微弱零星证据支撑的怀疑都会滑向无端猜测,而背后的立法精神则是“先入为主”。法律人当客观、理性与思辨,公诉人先入为主的有罪或辩护人先入为主的无罪都乃司法“妄想病”——要不得,都会滑向“伪科学”,极易造成冤假错案,合理怀疑乃科学实证精神,无端猜测乃证据虚无主义。因此,若无证据支撑,无逻辑穿透力的论证,与其表演走秀,我在法庭上宁可选择沉默……
法则四:偷换概念——陷入妄想忧虑黑洞
某案,家属过度忧虑,每晚连发几十条微信或者不断打电话……问到:田律师,如果同案犯四个律师都是有罪辩护,我们做无罪辩护,法官对我们的印象会不会不好?加重处罚我们?
对于家属的忧虑我们经常遇到,其实,归纳家属的“100种忧虑”,其共性在于“偷换概念——陷入妄想忧虑”,家属在自我偷换概念。当然,作为辩护人我们能理解家属深处困境的焦灼,但是,我们不能被家属带入沟里——思考问题要理性、客观。答曰:如果案件有事实、证据基础,我们经过理性、周密论证,无罪辩护策略有支点和依据,那么法官会欣赏与其在同频率、同层面思考的辩护人,这为其公正裁判提供了参照系,何来加重处罚?如果辩护人是狡辩=无理取闹,则法官必然会鄙视,可能会给判决带来负分数……因此,家属担忧的是【无理取闹】而不是【理性的无罪辩护】。分不清两者之逻辑前提与实质界分会让家属陷入“忧虑黑洞”……
法则五:称量证据几斤几两——清晰才更有力度
北京刑事辩护律师,证据分析能力是硬功夫,要有抓争议焦点的核心本领 。例如,案件接到家属咨询,要有直觉型思维,迅速捕捉本案的核心证据有哪些,然后,条分缕析,本案的客观证据有哪些,先看客观性证据;抛开所有主观性证据,还能定罪吗?本案中有利证据有哪些?不利证据有哪些,各占多少比重?各自跟争议焦点有没有关联性?最终能得出什么样的结论?是否达到了证明标准?辩护案件,一定要找出案件中最薄弱的点在哪里,最坚硬的难以攻克的点在哪里,无关紧要的点在哪里,这样才能做到有的放矢,事半功倍。
法则六:发问应变——事实无可争辩
庭审发问就是讲故事,重新构建一个更加真实、可信的故事,以此动摇或者彻底推翻指控犯罪事实,因此,一个一个的精心设计的问题都是故事的骨架和神经,起到串联和铺设的作用……犹如河道,辩护人往哪个方向挖、挖多深、挖多宽都决定了河流的流向和流速,最终决定了能否流向大海,试问,那一条河流没有海之梦呢?
但是,以上只是理想的情况,在辩护中,我们的案件往往都有缺陷,因此,在辩护过程中,事实、逻辑、技巧和运气是有顺位的,不可颠倒与错乱,天赋、技巧、逻辑的力量都抵不过事实,发问以事实为基础,逻辑乃其灵魂。任何有技巧的发问都抵不过事实的力量。一般的原则是:若没有扎实的事实就靠逻辑,若没有严密的逻辑就靠技巧,若没有灵活的技巧就只能靠运气了……因此,要发问需要灵活应变,瞬间捕捉,巧妙应对。